既然约好,绝不食言。
叶修✉苏沐秋

吓得我赶紧卷了个大白兔奶糖

7.方锐


  “你们别聊了,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?”

  奇怪的声音?

  准确来说应该是杂闹声,叶修站了起来,走到大门旁往外看。一个毫无人烟的空村,忽然远远的传来人群的吵闹声,掺杂着一两声狗叫,仿佛一个陷入沉睡的村庄在此刻复苏了一般。

  天已经黑了,声音是从村外传来的,明明还没有看到人,声音却远远地就能听到,这声音愈来愈明显,在漆黑的雨幕中就有些阴森吓人。

  “怎、怎么看不到人啊?”

  “像阴兵过路…过路似的……”

  叶修却问道:“什么时候又开始下雨的?”

  夜晚在大雨中,像被墨泼过,更是阴寒漆黑,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,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,传来的声音,...

吓得我赶紧卷了个大白兔奶糖

6.监视


  雨过却并未天晴。

  空荡荡的村子被乌云笼罩,显得有些沉闷,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叶修三人从屋里出来时,正对着大门的桌上已经摆了几盘简单的小炒,虽说看起来单调,但闻上去还算可以。

  “大家都没吃东西,我和小符就弄了点吃的。你也来吃吧,刚正想去叫你。”苏沐秋从他侧后方走上前来,目光往今早那个和唐柔撑伞的沉默女生看了一眼。

  应该是在他睡觉的时候几人互相介绍过姓名,吃饭时叶修也大致认识了一下。

  最先在树下遇到短发连衣裙女孩叫做唐柔。

  后来遇见的三男两女中,沉默的香小符、短发俏丽的米思、留着寸板的男人呈辉、先前和他们抬杠过的少年肖海和显得阴郁的石奕洪。...

吓得我赶紧卷了个大白兔奶糖

5.空村


  然而奇怪的是,这个不大的村子里并没有任何一户早起的住户,或者说——

  “这里好像一个人都没有。”

  寂静的有些过头了。

  

  刚才进村时,叶修经过那棵留着血脚印的歪脖子树,树上绑了很多脏兮兮的布条,仔细看,那污渍似乎是干掉的血迹,已经有些污黑了。

  村子里很安静,连狗叫声都没有。

  叶修不由打起精神来,沿着村口的大路往里走,这时雨越下越大了,冷风呼啸,仿佛永远不会有破晓的一刻。同行的那个短发女生冷得瑟瑟发抖,也可能是害怕的缘故,她小心翼翼地靠近一户平房,敲了敲门。

  “有人吗?”

  没有人回应,短发女生的声音都要被雨声盖过去了。她身旁的寸板男...

吓得我赶紧卷了个大白兔奶糖

4.村庄


  为了避雨,一行人寻找着能够落脚的地方,除去最初叶修和苏沐秋的说笑引来几道诧异的目光之外,所有人都很沉默,雨水落在伞面上砰砰响。

  “有脚印。”

  唐柔轻声道,苏沐秋明显感觉到其余五人的精神一紧,纷纷看向那隐约出现的脚印——已经被雨水冲走了一些,而脚印旁的泥土颜色有些不正常。

  仿佛是渗了血液进去,这让苏沐秋不由想起那棵树上淌下的血水,粘腻的手感仿佛在滞留在掌心,所有人都草木皆兵,倒是叶修,仔细观察了一番,指着一个方向道:“朝那边去了。那边的树下应该也有脚印。”

  “你看得见?这么远。”

  “猜的,过去我就淋湿了。”叶修揉了揉鼻尖,诚恳表示自己不愿意受凉生...

宠爱的几何图案答案

*幼驯染  家长里短

希望最近烦心的事能够快些随风而去快点结束..


5.那么可爱

  说完,刚刚还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个宝宝已经东倒西歪,继续做了大半夜的梦去了,叶秋弟弟趴在一旁早就睡着了,叶妈妈把他抱起来,人就扒在她的身上放不下去了。

  无奈又好笑地把他抱回自己屋去睡。

  

  傍晚下了一场雨,驱散了一天最后的那丝燥热,叶家那可以称作大宅子的家门口,青石板坑坑洼洼,并不平整,阵雨下过后,在凹凸不平的缝隙中积起一小片一小片的水洼,叶家兄弟穿着雨靴,啪叽一脚踩在水中,溅起了水花。

  叶妈妈打了一下叶秋的手背:“不要玩水,会溅到鞋子里。”

  然而鹅黄色的...

吓得我赶紧卷了个大白兔奶糖

3.甜言


  “你确定是人?”

  苏沐秋说:“我想应该是。”

  叶修挑起眉,远远的看过去,发现远处一行人全都面露惊恐,好像也被他们突然出现吓了一跳,尤其是苏沐秋刚刚正低着头端详自己的血手。

  苏沐秋无奈地摆了摆手:“脏。”

  他另一只手无法伸进背后的背包,叶修扶住他的肩膀,将手探进去替他扯了两张纸巾出来。一边走,苏沐秋清亮的嗓音就响了起来,留下了前面几个人。

  这一行人有五个人,三个男生,两个女生,看起来年纪都不是很大,两个女孩子年纪应该更小,其中一个面无表情地打量了他们一眼,匆匆又收回了目光。

  另一个女生也留着一头短发,烫着有些俏皮的卷,她远远看到几人是有些害...

吓得我赶紧卷了个大白兔奶糖

2.新手


  尸体附近来了几个人。

  听上去并不是什么有益身心健康的发展,苏沐秋刚才跑得有些急,他的体能还算不错,只是冷风灌进肺部,他的胸口有些火辣辣的灼痛。

  叶修已经把指间和手电柄上的血迹都擦干净了。

  “刚才那几个人,会不会和我们一样……”

  苏沐秋仔细回想了一下,他当时满脑子都在担心那只血手,那血肉模糊的指尖可能才颤了一下,他就抓起叶修的手飞也似的跑了,什么人?

  别说人了,连个鬼影都没有看到。

  叶修抚了抚胸口,回想刚刚眼前一闪而过的人影和叽叽喳喳的对话声,他只隐约听到了几个关键字,譬如新来的、死了、没见过死人啊……

  “你在想什么?”

  苏沐秋...

吓得我赶紧卷了个大白兔奶糖

1. 手电


  从昏睡中醒来,鼻腔中充斥着一股土腥味,胃里一阵翻腾,整个人也清醒了许多。

  初冬时节,林子里的枯木杂草都覆上了一层冰霜,叶修手掌心互相蹭了蹭,挥掉上头的枯草,他翻身坐起来,衣摆和裤腿隐隐有些潮湿,他呵出一口气,看着自己身上并不怎么厚实的睡衣抿着嘴唇。

  陌生的树林,阴风阵阵地吹,整个空间都被寂静笼罩,大约是快要天亮了,天空泛起灰白的色彩,才让他能模糊地看清这周围,说是树林,其实并不怎么大,稀疏的树干孤苦伶仃地错落竖着,大概往前走走,十多分钟就能走出去。

  从温暖的被窝里突然跳到这里,叶修也有点反应不过来。他趿拉着棉拖鞋,朝着隐约有光亮传来的方向走去,...

宠爱的几何图案答案

*幼驯染  三岁幼稚画风

好久不见啦  小苏宝宝❤️❤️🎂🎂生日快乐


4.你眨着大大的眼睛

  小孩子可总是不可理喻的。

  那是在幼儿园小小班去的第一天,父母的转述与仅剩的一点点记忆拼凑出的哭成两个小泪包的事情,为此叶爸还遭遇了牵连,连带责任晚饭没肉吃没酒喝。

  而那朵小红花在失去粘性掉落之后,被苏妈妈收进了他的文具盒里,随着时间流逝而风化,但还是那么一朵红艳艳的花,不曾凋零枯萎。

  在它还贴在苏沐秋的额头上时,苏沐秋正握着儿童叉子叉碗里的油焖大虾仁,吃得腮帮子鼓起,他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盯着叶妈瞧,满脸都是藏不住的崇拜。

  ...

宠爱的几何图案答案

*幼驯染 还是三岁画风注意


3.却被你甜甜的笑打败

  动画城的主题曲接近尾声,午饭后的动画片时间也随之结束了,或许是因为第一天入校,卡通人物是除了爸爸妈妈以外唯一能够安抚新入学孩子的东西,老师没来关电视,在dvd里换了一张碟片。

  苏沐秋挣扎着从叶修身上下来,两人原本就坐在角落,也没人注意到他俩,音箱里的旋律一响起,叶修就推着苏沐秋坐了起来,兴趣十足地把目光投向电视机。

  大概他还没有到能够理解那首歌的歌词。

  所以当苏沐秋对他唱“想快点告诉你,多想天天在一起”他也只是觉得苏沐秋刚睡醒口水印还留在嘴边,而且唱跑调了。

  苏沐秋高高兴兴地靠近叶修。

  叶修...

© 风雨同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